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转载;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17

颠覆传统中医的全息血液检测及干预研究技术

 ——访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中医,一个诞生在中华民族土地上的医学,一个中国汉族劳动人民创造的传统医学,一个融合不同汉学理论的智慧结晶。气、形、神被看成是人体的统一体,阴、阳、木、火、土、金、水被作为中医学的理论基础。中国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便能知道或浮,或沉,或数,或迟,或实,或虚,或大,或细,或滑,或涩,以此制定或汗、或吐、或下、或和、或温、或清、或补、或消"等治法,另外配置中药、针灸、推拿、按摩、拔罐、气功、食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而康复。

中医调理了人的身体,也调和了我们对古代医学的情感。有这样一个人,他没有得到朋友甚至家人的信任,但仍然坚持研究中医药的技术开发的道路,一直坚守中医药的灵魂,坚守继承、挖掘、发展和创新探病方法的初心;他的研究成果很少被采纳,一路坎坷,但他仍然埋头坚持研究,不气馁,不放弃;他虽只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药学专科专业,但几十年来致力于药食同源的食物、保健品、药物及疾病病理的研究,开阔了大众对付疾病的思路和视野。他就是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的院长袁道彬。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古人医在心,心正药自真。今人医在手,手滥药不神。”医药不分家,中医发展历史悠久,在外人看来,中医的术语让人听起来摸不着头脑,是一种很神秘的学问。而中药又是多至几百上千种,每药之下不但对原有的性味、功能、是否与主治有所补充有所讲究,而且对产地、采集时间和加工方法等也要有所知晓。尽管如此复杂晦涩,但千百年来仍然不断有人俯下身来潜心研究中医药学,挖掘其尚未开发的“宝藏”。   

中医产生于原始社会,春秋战国中医理论已经基本形成,已经开始采用"四诊",治疗法有砭石、针刺、汤药、艾灸、导引、布气、祝由等,并出现了解剖和医学分科,自清朝末年,中国受西方列强侵略,国运衰弱。同时西医作为现代医学大量涌入,严重冲击了中医发展。人们开始使用西方医学体系的思维模式加以检视,中国出现许多人士主张医学现代化,中医学陷入存与废的争论之中,受到巨大的挑战。现代,中医在中国仍然是治疗疾病的常用手段之一,但是中医学与西方医学的冲突还没有得到平衡的解决。

袁道彬清楚分析了国内的医学的形势,从实际出发,综合评价现有的医学理论对疾患治疗的无效原因,借鉴中药的各种特殊作用,创造了自己对疾病的检查手段,改变治疗思路,取得了许多的突破点,为中医学在国内取得一席之地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探究中医药潜在价值,挖掘尚未开发的宝藏

中医与西医的纷争从未停歇,要想让中国土生土长出来的中医学得到再次的认可,必要重新审视中医学的价值。在山东的一个小县城里长大的袁道彬,家庭并不是很富裕,高中便辍学去赚钱维持家中的生计,在长期吸收了社会外界的各种经验下磨练出了坚强的意志,较高的悟性。直到后来碰到了一生中对他重要的恩师——浙江省杭州市天禄堂第五代传人张坤镛教授。张教授在袁道彬开始中医学的旅程中扮演了启蒙导师的重要角色,一开始很多人不相信他,大家都认为医院无法治愈的疾病,一个业余的游医怎么会治得好?身边也有很多人离开了他,只有老师信任他,教会他研究中医药学。面对友情和亲情的各种排斥,袁道彬坚守自己对中医的酷爱,凭着自己在研究方面的天赋,不断学习,不止研究,在恩师的帮助下解决了很多案例医院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病,而且终都能研究出干预的方法,为中医的现代价值的提升提供的未来可期的念想。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医学的研究直接关乎人的生命,尽管袁道彬一直都希望自己的研究能被认可,并得到推广使用,但抱有热情和理想,也不一定能一帆风顺。袁道彬申请过培训基地,还开了证,但由于成本的问题,再加上名气低,难以获得领导的认识和支持。近期的新冠肺炎也是如此,有准备的新药早就预言不可靠,疫苗需要造假才能有效,领导们对各种研究建议也迟迟不敢采纳。

新冠肺炎流行时间已经半年多了,全世界都忙忙碌碌动荡不安。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可靠药物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袁道彬的团队从全息血液检测及干预角度,以及临床的功效分析现有中药处方的可应用救济的备用方剂,提出了治疗方案,为紧急时备用。他们将新冠病毒精准定位为化脓性冠状病毒,从全息血液检测及血液干预的角度研究新冠病毒的肺炎,发现症状主要有流鼻涕、咽部疼痛、肺部化脓、发烧、浑身疼痛、呼吸困难等感冒症状,而且都有血液显示:冠状病毒。因此他们提出使用的方剂。有消基一号、消基二号、 感冒散、免疫一号粥等。

二十多年来,各种感冒及感染引起的发烧,住院花了十几万无法解决,而消基一号却能化解。有一患者发烧七天后用安宫牛黄丸也仅仅一天不发烧,随后又开始发烧,但他后来在咽部滴一滴消基一号后就痊愈出院了。二十多年来对感冒及无名状引起的发烧,咽部疼痛都是滴咽部一滴消基一号即可解决问题。

在有感冒证候时,打喷嚏、浑身疼痛、流鼻涕时在鼻滴一滴消基二号,大约10——20分钟后即可解决这一现象。

临床显示,无名状感染后的感冒症状,4小时服用一粒感冒散大部分即可痊愈。通过观察几十位感冒患者:只有一位曾服用了三粒外,一般服用1~2粒,感冒症状即可消失。对于手脚出现脓包的患者,曾用其他药物无效后,也仅仅服用二粒,脓包消失了。

免疫一号粥则是食疗的佳音,从血液检测中可以明显看到使用免疫一号粥后,免疫细胞从各种残缺不全到完善后状态程度过程。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袁道彬一直坚守中医药的灵魂,致力于开发中医药技术等的工作,并提供中医健康管理、健康咨询、药物生产技术咨询,功能性食品零售等方面的服务,将快速见效的中药创新组方作为重中之重。他成立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一是挖掘伟大的中医药宝库素材,总结攻克众多的不治之症;二是挖掘前人的研究基础之上,尽可能地使用食材组方;三是挖掘在应用过程中已经显露头角的全息血液检测与干预技术,结合临床经验完善检测原理、血液干预理论和组方。就这样一点一点循循渐进地去探索中医学的潜能,一步一步地创设出独特的中医学魅力。

创造全新的干预法,造福广大的患者

迎合新时代科技也在不断提升,就连病毒也在升级,国家也大力发展中医药技术。西医的各种仪器不断升级,而我们的祖先传下来的瑰宝中医当然也没有说不能发展或创新,只是现有的文化脑壳太固化。要打破中医文化僵化局面,就要打破严格按照中医的步骤进行问诊。作为一个医务人员,看病本就是一种表现不能将其当作是否具备会看病的资格问题,有证的看不了病的情况更是层出不穷。因此,重要是治病,对已病不需要再把脉猜疑,直接对症下药。对病危更是要及时对症给药,提早一秒入药,便提前一秒挽救生命。而这就是袁道彬和恩师张坤镛教授共同研究出来的“血液全息问诊与疾病干预系统”,一个凝聚了两人心血与智慧的全新干预法。

血液全息问诊与疾病干预系统是根据传统中医药原理结合全息医学理论提出的一种崭新的问病方法,规定了病种安全有效的各种干预手段,有着“防未病、治已病、防病危”的前瞻性和技术的优势,例如在脉象学方面的技术延伸,完美贯彻了防未病、治已病、防病危的几个点位。全息技术的成熟及应用,能及时发现病因,对癌症组素组方、食疗产品,有了更好的是否有效的验证,这一成果颠覆了传统。再也不是病入膏肓再去求医,也避免出现不对症治疗,能实现疾病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并为实现精准治疗的目标提供了依据。

袁道彬现任中管院特邀研究员,中国中医医药协会专家委员、中医临床技术检验师,高级细胞检测师、中药师,拜杭州天禄堂张坤镛教授为师多年,多年来专心研究全息血液检测及干预技术,致力让中医成为了一个看得见的技术。这项技术终颠覆了中医无数据玄心学的观念,颠覆了西医只看结果,不知病因就一通治疗的现象,打破了以毒攻毒的旧观念,实现了食疗比药更有效的部分科研。这项技术的诞生,达到了未病先防已病早治病危续命的高度。它让癌症消灭在萌芽中,还原老年健康快乐幸福每一天的晚年生活,也是唯一能跨出国门,走向世界的新中医技术。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袁道彬说到,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恩师,都在为中医药学的发展做着永无止境的努力,都在孜孜不倦地向前走着,而血液全息问诊与疾病干预系统是他们迈出的最大的一步,也将是中医药学发展史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与此同时,他还说通过这个方式患者可以直接看到病因和康复方案是否有效。这种干预方法和无副作用的中药组方运用后的有效无效的判断方式,完全颠覆了常规的西药、中药的功效判断方式。他在许多的病种上直观的就看得到,不用再去集合数据后去做判断。另外,许多的疾病从血液细胞的变化到疾病的实际发生是有许多的信息是会提前告诉和提示的。这些提示在现代医学检测中还不能体现,但在《全息血液检测及干预方法》中却能够很清晰地表现出,为预防未来的疾病,甚至是未来后代的疾病提供了及时的准备。

转化医学治疗体制,开启医学美好前景

许多患有重大疾病的患者通常是迁延不愈,不经受痛苦而终那就是祸中有福,天赐良机的了。加之纵然目前有强大的医疗体制的支撑,有效药物要经过从需求、发明,再到研制、审批,也需要少则几十年,多则半个世纪的时间。而希望早治疗,早痊愈的这种需求刻不容缓地成为了许多患者及其家属的共同愿望。而这就需要有医术高超的医生提出解决方案,以及研发药物的技术人员的理解力和发明创造力。因此转化医学未来发展潜力是巨大的,更是必要的。它无疑是患有重大疾病,久治不愈疾病者的福音,是各国对不堪重负的福利医疗费用的解脱的福音,是现有医疗体制改革的强大推手。

其实转化医学早已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也被列入了我国的十二五规划,并且也有一批知名学者列入了带头人名单,但由于其与现有医疗体制、药理机制,还有现有经典医学理论方面等有许多相悖的地方,因此学者们当断不断,犹豫不决,迟迟不敢动工。这正是勇猛精进的袁道彬的大展身手的机会,他从实际出发,综合评价现有的医学理论对疾患治疗的无效原因,借鉴中药的各种特殊作用,敢于创造自己的对疾病的检查手段,改变了以往医学的治疗思路,在医学转化的研究中取得了许多的突破点。他深知,转化医学要能够快速的服务于社会、服务于患者才能不失其本来目的。因此,袁道彬自成一格的医学转化方案——药食治疗横空出世。

药物的研制、审批、制造,流程中出现了一个首屈一指的主导词——安全。作为一名医者,对患者的首要目标是生存,要努力做到始终与患者共情,将减少痛苦,让患者舒服接受治疗作为自己的追求。而能够将结合食物治疗,则可以更加减轻患者的痛苦。这是医务人员对患者的治愈概念的新定义,不是拿了药出了医院就算治愈,而是病好了不再吃药才是治愈的根本。对于医者来讲,一生中都在追求如何尽可能用食物代替药物的境界,甚至如何比药物还见效快,并且安全。说到底,就是改变传统中医用药的以毒攻毒之方法。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袁道彬

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在中医药经过了几十年历经沧桑的研究,有着自己独特的问病方法,对于药理研究采取了针对性治疗,研究了一些针对性的无副作用的药品和食品,快速而有效地治愈疾病。袁道彬作为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负责人,通过夜以继日的勤奋学习,积累了多年临床研究经验,在恩师张坤镛教授的帮助下创办了山东固益堂和北京全息盛中医药研究院,还开发了十余款胜过中医药的食疗组方,备受市场患者欢迎。例如通焦补肾粥是就是一味可以治愈腰腿疼,三高减肥经络疏通,儿童近视,老年眼底黄斑等疾病的“良药”,此外还有痛经酸粥,丰胸下奶粥,养肝护肝解酒等等。

做手术也好,防未病也好,做康养也好,都在围绕人类的健康事业在做贡献。如今除了有先知先觉,提前注重养生的人,也不乏有老龄化的,已病的、生活不能自理的,因工作无人照看等的人。由此可知,中药在人们的生活中举足轻重。不管怎么说,袁道彬坚信做康养和防未病这条路是对的,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去做好的。相信在袁道彬的带领下,一定会让有效而且安全的中医药,一代胜过一代的走向世界。